粉丝追星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但前几天被推上热搜的这个格外魔幻。 

61岁的黄月与演员“靳东”陷入“虐恋”,她声称“靳东”已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向她表白,并承诺会和她结婚。 

为了这段“爱情”,她茶饭不思,人瘦了十几斤,毅然与丈夫分居,离家出走从江西奔赴长春与“靳东”见面。 


曝光这段“恋情”的正是黄月的家人,原来,所谓的靳东不过是短视频平台上顶着靳东头像的冒牌货,视频做得极其粗糙,盗用靳东的影像,人工合成的配音机械冷漠,有的还带着口音,连口型都对不上。拙劣的骗术,几乎一眼就可以识破。

黄月却日日抱着手机,刷视频、留言、合拍,还全力参与每次直播卖货。

 
丈夫挖苦式地让她认清真相,“人家是大明星,人家结婚了,你一个普通妇女,可能吗?”她大发脾气,水果摔了满地。


上门采访的记者告诉她这些是假的,她唯一的诉求依然是:“能不能帮我找到靳东?” 


刚刷到这个新闻,觉得这个女人特别可笑,实在不高明的骗术,竟然中招,还自私到抛夫弃子。看过了整个采访,才发现这个荒唐的故事其实有点悲凉。 她炫耀手机里两人相爱的证据:5000多张合拍的照片和视频。 事情曝光之后她剪短了头发,不敢出门,怕被人认出来,影响到“靳东”。 


她眼神灼灼,反复强调:“靳东”在认真倾听和回应自己的每次评论和留言,在短视频中发的每一句话都是对自己说的。 


她大概一辈子都没被这样的肯定和示爱:


“姐姐,弟弟来照顾你。”“姐姐,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姐姐很不容易,我唱首歌给漂亮的姐姐。”…… 


在她眼里,“靳东”是个善良、真诚、温柔的弟弟,需要安慰的时候,他会发视频唱歌逗自己笑。

 
记者问黄月:“你谈过几段爱情?” 


她的回答是:“没有,从来都没有,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爱情。”

一个结婚几十年的女人,因为一段“网恋”迷了心智,根源是一段无爱的婚姻,而婚后的生活是满地鸡毛。 与丈夫几十年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原本儿子过继给自己的哥哥随母姓,但孙子一出生,丈夫却想要“三代还宗”,改回父姓。

没有爱,连尊重和话语权都缺失。

这段婚姻,在黄月看来才是真正的“骗局”。 


当看到“靳东”在为自己唱歌时,她说:“我一生中,我的好、我的美、我的心全部被他唱出来了。” 

就如马东所说:“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对于黄月来说,“靳东”的出现,是她苦涩人生中唯一的糖。 也许,她并不需要一个多完美的男人,不过想要被爱被关注罢了。


打开某视频平台,假冒的靳东账号并不只一个,上当受骗的也不只黄月一人。 “弟弟,你是明星,我是个农村女子,不能跟你合拍。”“我是他家的老黄牛”“姐姐快要过不下去了”“你是天上的星星,我只是地上的尘土”…… 

视频评论区那些近乎卑微的文字背后,是更多不被爱的孤寂灵魂。


即使这个空间再虚假,也好过她们内心那片荒芜的情感世界。至少在那,她们在无爱中濒临死亡的需求得以复苏,她们被生活碾碎的期望得到满足。


她们大多是中老年群体,大多生活在社会底层。她们没有选择人生的权利,也几乎没为自己活过。那个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谈爱,好像有点矫情。结婚后,再不好也总能麻木地过下去,“离婚”是个天大的事,哪能轻易触碰。 


“假靳东”事件的表象再荒唐,本质上仍然是这部分社会群体情感生活的匮乏。


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被剥夺性别特征,演变成一个符号。有时候代表妻子,有时候代表母亲,但更多时候代表保姆。


她们更多活跃在家庭中,即使生育价值和劳务价值没有被贬低,但没人关心她们是否真的幸福,没人去俯下身倾听她们的诉求。她们渐渐活成了一座座孤岛,一个个虚无的影子。


在黄月的事件中,有人说她患上了钟情妄想症,黄月的儿子带她去检查过,除了有点轻微抑郁,没有太大异常。他想不通,一辈子老实本分的母亲怎么会做这么出格的事。


或许在黄月的家人心里,真的生病,好过被别人当做“疯子”指指点点。 


似乎黄月这样的农村女性才容易出现心理障碍,而事实是,即使是有知识,有思想的城市女性,长期为家庭付出和牺牲,缺乏交流,屏蔽社交,也会出现健康问题。 去年有一部争议很大的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韩网评论两极分化,女性平均打分9.5,男性给出的平均分却只有2.8,残忍地撕开了某种现实。

女主角金智英出生于重男轻女的家庭,经历了职场性别歧视,又被迫辞职成为全职妈妈,无休止的家务、难以调节的婆媳矛盾中,她彻底崩溃,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 


剧中有一个细节很戳心,智英向丈夫解释手上缠着绷带是家务中受伤所致,又淡淡提及医生的态度:“饭是电饭锅做的,衣服是洗衣机洗的,为什么手会疼?”

潜台词呼之欲出:“你只是做做家务带带孩子,能有多累?”


电影不过是真实世界的表达。因为种种因素退守家庭,成为全职妈妈的女性面临的现实往往是:家庭中,她们的劳动和付出被低估,社会舆论中,她们也是被贬损的阶层。


为家庭付出的女性,就这样就被打上了“坐享其成”的标签。


在韩国,专门有“妈虫”这个词来羞辱没有收入,在家带孩子的全职妈妈。在我国,前段时间火爆全网的视频把这类群体定义为“基层女性”。视频主把基层传统婚姻比喻成男女双方合伙开公司,男方负责跑业务赚钱,女方则承担行政后勤工作,然而,男方只支付了基本生活费,女方付出的劳动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难道这些女性只是养孩子的工具?难道她们只配以面目模糊的样子出现?


倡导女性独立的大环境下,职业女性的魅力值得欣赏,但“基层女性”的付出也不该被湮没。


讲到这我们或许可以明白,老实了一辈子的黄女士为什么突然选择“放飞自我”。
年过六旬,爱情意识的突然觉醒,很难说是一种幸运还是不幸。对于这些生活环境封闭、信息闭塞的“基层女性”,网络让她们和外界发起联络,看到爱情不止被动选择,重新审视自己正在经历的人生。


近些年,我国离婚率年年攀升,据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中,73.4%的案件原告的性别为女性,也就是说,七成离婚由女性提出


女性在为自己发声,更敢于对一段无法继续的婚姻说不,有越来越多的“黄月”在发起反抗。毕竟,情感需求无关年龄,无关背景,无关贫富。被爱被关注,和吃饭睡觉一样,是人类的刚需。


“假靳东”事件,或许不必上升到男权和女权之间的对抗。大概在黄月丈夫的认知中,根本无法理解这段婚姻怎么就“无爱”,或者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才是“爱”。


正因如此,思想意识的觉醒才尤为珍贵,我们越来越敏感于无爱的恐慌,进入一段感情,爱只是基础配置,我们更会参照内心的标准。爱情不是没头没脑就沦陷,更是清醒理智去做判断。错误的人、狼狈的婚姻,越来越多人不再忍气吞声。


黄月的故事到最后,心理专家的疏导让她有了一丝丝清醒。然而,面对镜头,她还是言辞笃定:“我不相信,我会继续等下去。勇敢地活一次,始终是死,所以我不想放弃。”


不像是说给“靳东”,倒像是说给自己。


这场骗局,未免过于残忍。但希望这对于她是某种开始,而不是某种结局。

添加服务助理小红豆每天为你免费推荐优质单身异性,分享情感干货,第一时间获取脱单交友活动信息,优惠学习线上课程。现在添加小红豆,还可以免费预约一次两颗红豆一对一问诊咨询,由专业情感顾问为你提供针对性分析指导,帮助你制定最适合你的情感脱单方案。

扫码添加服务助理“小红豆”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