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命运吗?

那年,街上有一种自动算命机,而她最近总是被妈妈追问婚姻大事,闲来无聊便在机器上输入了自己的名字和生日,结果当中的一项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最适合移民的国家,挪威赫然列在第一位。彼时,她不过是个刚步入社会的大姑娘,从小生长在中国广西,也还未曾有机会出国看看,挪威,对她来讲,也不过一个陌生又抽象的名词。

她随手丢了那张写着她“命运”的纸条,毕竟,她只当这次算命是一次无聊的消遣。命运的齿轮却在暗中开始转动,她忘记了纸条上关于她的一切,却偏偏牢牢记住了“挪威”,自此,她在心里埋下了一个谜。

当她可以出国旅行的时候,她最先去了这个欧洲最北的国度去解内心的谜。它如此发达却没有车水马龙的拥挤,北极圈内的国土上,有着“日不落”的夏天,24小时里,夕阳只有短短一刻钟却足够绚烂。

命运的齿轮不断咬合,一切都在和她当年的突然“迷信”遥相呼应。挪威,对她散发着致命的吸引。直到40岁,她爱上了一个挪威男人,一切玄妙的像是宿命……

(一)

有多少人,第一次恋爱或是第一次婚姻就能一路走到底?一生只爱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很难?

我是海萍,和前夫离婚的时候,我对婚姻挺失望的。曾经也是因为彼此深爱而结合,走着走着还是走不下去了。我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了几年,孩子和工作把生活的缝隙填的很满,我很爱我的工作,又有一个可爱的女儿陪伴着我。我觉得挺满足的,已经忘记曾经婚姻带给我的痛苦。 

人孤独的时候很容易丢掉自己,但是满足的时候也容易忘记曾经的梦想。每天忙忙碌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有一天我想起来自己关于爱情、关于生活也曾有小小的梦想。那就是生活在我喜欢的地方,和我喜欢的人一起。人总要有那么点坚持,丢掉的自己再找回来就好了。

挪威,始终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如果可以凭心选择,它就是我喜欢的那个地方,可我如何找到我喜欢的人呢?

2016年6月,我下定决心开始跨国交友,对比了几家婚恋机构,两颗红豆不断更新的大量成功案例让我格外关注,其中竟然有我的朋友,确保了真实性我做出了最终选择。 开始时并不顺利,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对象比想象中难,努力过还是没结果,也许是自己没有缘分吧。正在犹豫着想放弃,倒是急坏了我的顾问Angela,她一边鼓励我坚持一边继续充当我的丘比特,她就像预知了结局一样笃定,才有了我继续的勇气。 


事实证明,Angela真的是我的丘比特,更是神奇的预言家。

(二)

那个人真的出现了。

他叫Roald,金发碧眼但不是那种一眼惊艳到你的帅哥,注重家庭、注重生活品质的典型北欧男人,和我理想中的形象完全重合。而且,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他正是地道的挪威人。

他告诉我,在网上遇见我之前他也正盘算着放弃,在交友网站上收到过不下一千封来信,却极少有让他动心的。我的信被他一眼注意到,立刻让他有想去了解的欲望。他说我写的东西与众不同,一看就知道不是没有感情的软件翻译出来的,一字一句都经过认真推敲。

我心里明白,顾问在这其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要知道,和你交流的人,你们生来面对不同的生长环境,经过不同的文化洗礼。尚且不论语言上的障碍,想克服差异,达到精神上的契合已经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况且我的语言并不过关。我的个人档案从文字到照片,我和Roald全部来往信件,全部经过Angela的精心翻译加工,她教给我正确的交流方式和技巧,才让我和Roald都能准确无误地接收到彼此的爱意。

海萍与顾问Angela分享甜蜜

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气候里,爱情却顺风顺水。

当想念已经溢出电脑屏幕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去挪威见他,那时候,我们认识还不足两个月。

以往的认知中,似乎初次见面应该由男生来见女生,尤其涉及到跨国。可爱情的确能令人疯狂,再不疯狂就老了,这么做也许我会后悔,但是不做我肯定会后悔。我愿意主动走进他的生活圈。 

他提出为我承担机票的费用,我拒绝了,我告诉Roald:“我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肯为我腾出时间的男人,或许还可以有一个难忘的旅程可以期待。

他在屏幕另一端笑声爽朗。

(三)

那不是我第一次去挪威,心境却完全不同。

心驰神往的土地,我雀跃的心不再是为了那片风景,而是为了我从斯坦万格(Stavanger)驱车8小时赶到首都奥斯陆(Oslo)的那个人。

加德莫恩机场初见,明明我们都是照片和视频中的样子没什么分别,可强装的淡定却被一秒打回原型。

我们都不是爱情的初学者,也不是职场上的小透明,我们的经历都足以撑起我们强大的内心,可爱情就神奇在这,两人份的紧张一览无余,里面藏着的又分明是真实的心动。

他是极限运动的资深玩家,皮划艇、滑翔伞都不在话下,我早已被照片中他玩极限时眼神里的坚毅从容俘获。然而,我本身是不敢尝试极限运动的。如果是一般的男生,大概不会放过一次可以炫技尽显男子气概的机会,我却能从他那里感受到,他的重心是我。 

短短两周的挪威之行,他安排好了一切。他带我去峡湾看海,钓鱼,划船,他知道哪里有我喜欢的自然风光,知道什么是我爱的慵懒慢生活;他带我参观他的公司、他的家,把我介绍给他全部的家人朋友,他的毫无保留让我对这份跨国爱恋有了足够的底气。 

我自认厨艺算不得精湛,于是提前做了功课,准备了几道拿手菜,在挪威帮他料理家事款待亲朋,我带着一种责任感,希望他能借此了解到中国女人身上的美妙特质。 

那次挪威之行,对我来讲本是一场冒险,好在有他一路做我的骑士。分别时,他让我相信,只要他在,我不惧去任何地方探险。

(四)

挪威之行后,我们都是如此确定,两个月后,我们第二次在广西见面,然后迅速订婚了。相识不过一年,2017年我和Roald结婚了,同年我便随他移民挪威。

顾问Angela协助海萍办理签证事宜

我深知20年前那次所谓的算命不过是随机的电脑程序,可从那时起,环环相扣的一切竟然把我带到爱的人身边,我又不得不感慨人生的奇幻。

生活在我喜欢的地方,和我喜欢的人一起。我的梦想真的实现了,我也并不在乎这一年我多少岁,并不在乎它是不是来的有点晚。 

在国内,生活节奏是比较快的,甚至有的时候感觉灵魂追不上你的脚步。在北欧,在挪威的气息中浸泡久了,我也开始享受一个慢灵魂,节奏舒缓的慢生活显得更有厚度和质感,街头转角随处可见咖啡厅,播放着慵懒的爵士乐,多数人只是静静地坐在那读一本书。 

我们就在这里不慌不忙地爱着。 

我完全适应了他妻子的角色,我熟悉他所有的朋友,他出席所有的社交场合都会带上我。同样热爱大自然的我们已经自驾看完了周边所有的好风景,正在计划着去更远的地方。 

我们都有自己的小缺点。

他始终不爱洗碗,我在洗碗池边贴了纸条立下规矩,每个碗碟都明码标价,他偷懒就要罚钱,“罚款”他从来都乖乖上交,反倒更名正言顺地耍赖不洗碗。他不懂浪漫,那些漂亮的珠宝首饰我很少收到,却时不时一些烘焙机之类的大家伙,又贵又占地方(他觉得我做烘焙揉面很累很麻烦)。 

出去旅行的时候他总要帮我把一切都打理好,比如出海用的防护服,我笨手笨脚的穿不好,都是他帮我穿。他教了我无数次扎帐篷我还是“学不会”,我的理由是我又不天天扎帐篷哪里记得住,他就耐心地边扎边给我讲解,一次又一次,从来不恼。

我喜欢我的顾问Angela关于婚姻的比喻,她说:婚姻是在跳一支双人舞,一个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另外一个,默契配合舞才能跳得曼妙。踩到脚其实是很正常的事,越是担心出错可能越没办法从容发挥。偶尔踩一下也没关系,只要是对的人,我们依然可以满含笑意注视着对方,一起把这支舞跳下去。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和Roald的这支双人舞,我会用一生来跳。


女主人公

海萍,41岁,银行财务经理,来自广西。温柔贤惠,乐观开朗,有着为爱情冒险的精神。


男主人公

Roald,53岁,石油企业高管,来自挪威。典型的北欧男人,踏实诚恳,热爱生活,以家庭为重。

海萍给寻爱姐妹们的爱情寄语:

首先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生活,这一点非常重要,然后努力去追求去实现,遇到困境太正常不过了,会有想放弃的念头也很正常,但是一定要坚持,寻求专业帮助是很好的选择,就比如跨国交友这件事,如果靠我自己是很难拥有今天的幸福的,专业顾问能帮助到你的远比你想象的多。

用对了方法,找到爱情就没有那么难,经营爱情却一定要付出努力。不要去羡慕别人的幸福,也不要和别人的幸福去比较,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感恩那些来之不易。我有过于理想化的朋友,结果走进婚姻后看到的都是阴暗面,整天被负面情绪笼罩,好的情绪和心态才能让你的生活向好发展。

祝愿大家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爱的人,拥有自己的小幸福。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