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摊,城市中一种最边缘的经济模式,它可以发生在你能想到的任意场景 —— 街角、天桥、广场、庙会……也可以售卖你能想到的任意物品 —— 早餐、饰品、手机贴膜……

最原始的东西却也最有生命力,这不,随着最近“地摊经济”的火爆,这种历史悠久的商业活动突然成为席卷街头巷尾和社交网络的一股潮流。

江西省瑞昌市的城管亲自打电话邀约商贩摆摊,以往被城管赶怕了,小商贩根本不敢信,“还有这么好的事!”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下,国家管制的放松和鼓励,多地相应政策出台,不少人心中那个“贴膜贴出两套房/红薯烤出万元户”的梦想又燃起了熊熊火焰。

就这样,“全员摆摊”席卷全国,各行各业纷纷加入摆摊大军,以下盛况你见过吗?

滴滴出行:

“祖传专业发券,品质保证,领到的都说好。”

腾讯招聘:

“腾讯总监亲自下场摆摊,这不是演习!”

趣头条:

“你一票,我一票,阿姨明天就出道… …”

优酷:

“小剧场营业了,各种热门剧保证你高甜又上头!”

喜茶:

“喜茶代购?还够卖吗?”

手冲咖啡:

“纯手冲,想冲就冲,单车不走,咖啡就有!”

这年头,大家都琢磨着摆摊卖点啥。有不少单身人士发出灵魂拷问:卖自己行吗?

“地摊相亲”?

其实,这种形式大家并不陌生,毕竟人民广场的相亲角常年都在营业,只不过摆摊的主角极少是这些单身人士,而是单身人士的爹妈,他们挤在人群中卖力地推销自己的孩子,练摊儿,他们是专业的。

以前,我们向来对这种摆摊叫卖的形式不屑一顾,在那个略显简陋的摊位上,摆满了你的隐私,从长相到生辰八字,从身高到体重三围,从学历到工资资产,你的所有个人信息白纸黑字得码出来,你仿佛看到一个赤裸的自己蜷缩在摊位上,被所有人评头论足挑挑拣拣。

所以,当我们说服不了固执的爸妈,唯一的坚持,也就是选择不去现场被那一幕凌迟。

但是,这真的是年轻人排斥“地摊相亲”的原因吗?

其实,他们深知父母风里来雨里去的“摆摊”,不是为了别的,单纯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好对象,这份心意谁又忍心苛责呢?只是无奈于父母的这份过度参与。

这些年轻人,大都不是不婚主义,单身不过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真要遇见真爱,谁也不会和单身死磕到底。摆摊这件事,一股脑的把身份身价都摊给别人看,关键是帮你参加第一轮面试的还是别人,面都没见到,这相的到底是人还是条件呢?

所以,大多数人反对的倒不是“地摊相亲”这种形式,而是不喜欢在爱情上被安排被支配被比较罢了。

但是,当地摊经济正当时,摆摊这件事,大家都另眼看待了,摆摊一点不俗一点不寒酸,反倒有种入流的时尚感。那么,你有考虑过自己为自己“地摊相亲”来推销自己吗?

有人总结练摊儿所需要的素质:勇气、眼光、口才,以及一些街头智慧。无论是生活窘迫不得已而为之,是别出心裁想要体验生活,或是灵光乍现的营销手段,这种实实在在面对面的社交毫无疑问最考验人。

– 图为甘道夫练摊相亲角

摆地摊为什么能引发如此热度?我想也不能完全归因于经济形势,也源于我们对真实社交的渴求。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交换通过网络就可以实现,人与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充分碰撞,看不见的那张网为我们增加了一层朦胧的美感,也帮助我们过滤掉很多东西,比如面对面开诚布公的那份真实,而在爱情中,我们都需要这份真实。

如果单身男女们能接管父母手中的摊位,亲自下场经营自己,才算是真正融入了这波摆摊热潮。

如果现在给你提供一个摊位,你有勇气直面你的相亲对象,第一次见面就接受赤裸裸地条件审查,直接大胆地展示和宣传自己吗?

说到底,摆摊只是一种形式,寻找爱情时我们总会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在交友平台上广泛撒网,去参加各种聚会期待一场完美邂逅,甚至是猝不及防心动时的一次街头搭讪。而你的各种条件或早或晚也会被摆在台面上,这是一道必过的爱情关,真爱面前它也不见得能构成阻碍。

终归重要的还是你寻找爱情的理念方法以及爱情本身,想清楚这个,地摊上的爱情也不一定会功利和廉价。摆摊儿推销自己,你怎么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