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my和Alex,出生在同一年,一南一北,一个在广州,一个在郑州。在他们各自生命中的前20多年里,或许曾经到过对方的城市,或许他们有那么一两次擦肩而过,却跟其他陌路人一样消失在对方的目光中。2007年,他们分别随家人移民来了美国,一个在旧金山,一个在洛杉矶。相同的时刻,相同的轨迹,他们还是没能遇见。直到后来,他们相识在两颗红豆。

Amy对Alex说,娶我是你的命运。

2.

是Amy先‘找到’Alex的。

Amy想在两颗红豆认识在旧金山附近的人。她是个高个子女生,希望能找到一个个子高男朋友。

Alex的资料很简单,只有几张照片跟一些基本信息。他186,住在South El Monte。Peggy以为那是一个在旧金山附近的小城市,她觉得Alex看着不错,给他抛了一个媚眼,想着说男生,应该会主动一点。

命中注定的两个人,其实缺的只是时间。

3.

两人很快就聊上了,他们发现对方原来与自己那么的相似。读过一样的课文,玩过同样的游戏。两个人一样的那么爱说话。他们在一起讨论历史,评论事实。观点不尽然相同,过程却乐趣无穷。

Amy在两颗红豆上没有留下大头照。她比较担心在网上认识的人会仅凭照片就做出是否要联系的判断。一些人跟Amy聊天,刚开始就问她要照片。她不喜欢这样。

Alex没有这样问。他们一直天南地北地聊着,直到两人非常熟悉了,他才好奇想要看看。

他们打算见面。跟Amy一样,Alex以为她住的Redwood city就在自己附近,直到地图告诉他们,你们中间隔着将近400mile。

如果这样就放弃了,他们怎么会是命中注定的人。

4.

Alex要去旧金山见Amy。那时Alex的生日刚好刚过,Amy决定好好策划帮他庆祝。她带他坐上摇摇晃晃的Cable car,爬过九曲花街那蜿蜒的小路,去渔人码头大口吸着带咸腥味的空气,在金门大桥感受落日的温暖。

Amy问Alex,你开心吗?

Alex答,嗯,开心。

那是不是要奖励一下,Amy开玩笑地问。

Alex盯着她,笑着说,有,奖励你做我女朋友。

5.

Amy第一次去看Alex就见到了他的父母。他们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Amy的鞋不合脚,走起路来会疼,他母亲就带她去买新的。Amy受宠若惊,她说从未受过这种待遇。

6.

Amy容易过敏。一次他们去漂流,防水的紧身衣让Amy身上起满了小疙瘩。Amy觉得自己当时肿的就像一头红烧乳猪。Alex很担心,害怕Alex的症状会影响到气管而引起休克。他整晚没睡,陪在Amy身边。Amy说,当时他没有抛弃我,我想以后也不会。

7.

Alex的性格很淘气,Amy经常前一秒钟被他气到不行,后一秒钟就破涕为笑。Amy说他像小孩子一样,发起脾气来会很固执,别人的劝都不听,除了我。Amy很自豪这一点。女生都希望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

8.

两人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对方了。Amy要去LA找Alex,母亲兴奋地想要跟去。Amy很苦恼,她对Alex说,我怕她会催结婚。Alex说,很好,让她来。

结婚的事父母永远比自己着急。似乎觉得隔着当事人沟通不方便,双方父母就私下把婚事都谈好了。Amy没有期待Alex的求婚,她觉得按照国内的方式,既然父母已经把他们绑在了一起,求婚好像自然会被省略。所以当Alex跪着要她嫁给自己的时候,虽然有些简单,她还是被这份惊喜而感动。

9.

Amy觉得Alex很贴心。他们现在还未搬到一起。每天起床的时候,Amy一定能收到Alex的”早安”,从认识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没有因为熟悉或者忙而中断。睡觉前总少不了他的电话,尽管很多时候这让她没有时间干自己的事,她内心还是觉得很幸福。Alex说我们的灵魂从未分开。

以后,他们想搬去德州。Alex以前在那里念书,他特别怀念那里的蓝天白云。他想跟Amy一起在那里买一间大房子,生三个小朋友,要两男一女,因为他觉得男孩子有兄弟一起长大才不会寂寞。

(为了保护用户隐私,本文使用了化名)

Close